感性研究

感性研究
也许真的是这样,我在慢慢变得平庸。

读红楼梦一半有感
我承认正如大多数真正读过《红楼梦》的人一样,我也觉得这本书完全不容置喙——而且是完全无法置喙。我只是单纯地描述我自己的感觉——有感么,连朝鲜人都可以以此开发歌剧(”在独唱、伴奏、舞蹈和舞美上吸收了《买花姑娘》和《血海》等朝鲜经典歌剧的元素,伴奏音乐以朝鲜民族乐器为主,具有朝鲜族风情。“)我为什么不能来写写呢?不过如果你非要把这觉得是评注还花费时间来批判我,那完全没必要——抱歉最近有点神经质。
我是带着偏见读着红楼到一半的——贾宝玉和薛宝钗在抢林黛玉……还好还是眼见为实,作者都说了这只是怀念他闺中之事罢了。倒是我很汗颜,海棠诗社的诗除了那个“无赖诗魔昏晓侵”我还真没法评价好坏,特别是元妃第一次省亲之前给大观园诸景色命名时我真觉得论传统文化我比宝玉还差,看到那回直接丧失评判能力,以至于到底是宝玉学得差还是贾政太死板我至今不知道。

周日游记
我爸骨子里有着爱凑热闹的血液,这不听说星期四后7102次列车——对就是那个从黄山蹦到中华门火车站然后绕南京市一大圈最后在南京西站下来还可以坐着轮渡过江背包之门全面鼓吹为小清新之路的那个——将不再在南京西停靠,所有终点改为南京站,于是就考虑到我没有坐过火车,就兴冲冲地拉着我准备去体验一把。

会在看到两会新闻的时候首先不是想到制度,而是又会有什么政治历史语文甚至生物题;看到飞着的苍蝇不会去想到人类的生存,而是试图计算出每个分运动轨迹的向心加速度看看它们是等差还是等比数列;看到冷暴力的时候虽然一直都没有想过拔刀相助却不自觉想这种行为用beat好还是struggle好打到人的时候是吸热还是放热反应。也就是说,我那什么“敏锐的发现力”就此消失。

其实《红楼梦》是比三国演义更奸诈的小说,三国教给你如何有组织的杀人,红楼却教你如何无组织无纪律地杀人,也就是所谓中国式的厚黑学,而且还是家庭厚黑学,与宫斗不同的是一是没有终审法院(警幻?一僧一道?)二是这其实好多都是下人搞出来的。所谓“《红楼梦》写‘四大家族’,阶级斗争激烈,几十条人命。统治者二十几人(有人算了,说是33人),其他都是奴隶,300多个,鸳鸯、司棋、尤二姐、尤三姐等等。讲历史不拿阶级斗争观点讲,就讲不通”——不要看我,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原话……

当然这种早在报纸上登出来的消息不会只吸引我爸一个,事实是我爸自以为提前三个小时——也就是十一时零九分——赶到中华门火车站时,被告知这一班早在星期五就完售了。

会想到很现实的问题——比如钱钱钱(由于搭了个PlayStation Protable GO进去最近我很缺钱以至于又开始不吃午饭),会止于很肤浅的思考——比如和同学一起说美国多么多么好物价多么多么低殊不知这是靠霸权建立起来的而且不是制度的问题也不是人的问题是心态的问题,甚至每天就在放学途中浑浑噩噩做着美梦——比如说突然九门冲天。

而且最恐怖的人不是宝钗不是凤姐更不是警幻,而是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柳嫂子赵姨娘等等,所谓东方之美就是若无其事地写着无关精要的东西却比西方直接的感官刺激更令人浑身发冷,我自己数了一下,写仆人们的回数(不含后四十回下同)有二十多,甚至连宝玉黛玉打情骂俏的情节都少了。

但是更加理所当然的是,我爸这位逃票高手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小的车站困住呢。

扪心自问,你真的变得和普通人没两样了吗?你知道你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专业技能,获得过的有用的奖项或证书扳手掌都能数的过来,现在连你的脑袋都沦落到只配僵尸食用的地步,真的吗?

当然,虽然少但不是没有,而且特别好看,就算只剩下这几个情节这本书还值六十八块。不过问题在于,曹霑总是把一些隐秘的关怀——比如说那次说那个老鼠们的故事那次——故意放大,是程伟元改的么?

于是我们很快在中华门过街天桥附近发现了中华门站货场——顺便说一句那里面有坦克真家伙还有炮兵在看着现在应该还在——的入口,然后在站务员来之前溜上了站台——之后有一对情侣想如法炮制被发现了差点被罚款——然后又在上下客时装成回去拿行李的旅客上了车,之后由于人多也没来查票,到站后连正常出口都不开了大家一起从非正常出口出去了,于是五块钱就被省下来了。

不,不是这样的,至少那些思路还封存在我的脑海里,随时可以调用。
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坚持到底呢?
因为我想我想到底了。

好玩的是,关于薛宝钗跟宝玉间单独交往只提到了一次,就是那次她的手串被他看到了她的体香被他闻到了最后还被黛玉同学搅局了。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只限于这种样子的感情交流,其他时候都是宝钗和袭人督促他好好读四书五经——经典语录(记不确切了下同):“女孩子家当以贞德为第一,做女红方为第二,读书作画本非要紧的。”

那天来了一大堆人,车厢全部爆满,而且文艺青年或老年人居少,大多数是带着孩子来看看火车长什么样,不至于让他们在做数学题的时候问火车是什么之类的问题——我是这样想的,或者就是普通或二逼青年前来感受文艺小清新的气氛,然后把这种气氛普通或二逼化。

对,社会问题只要看透了都是由几个简单的生物应激反应和条件反射合成或分解,一切的欲望都可以归结到吃饭和传宗接代,甚至可以说我们早晚都会死,三峡迟早要塌,太阳终将毁灭,宇宙最后肯定会热寂,现在思考这些有什么用。

我不是高鹗黑,我只是觉得,之前的八十回曹霑都在慢慢地写,写一会儿主线剧情就去关心丫鬟们在干什么了,我怀疑就算写到抄家都是丫鬟们在议论什么什么被抄了,而不是像高鹗的直接描写,更不是刘心武的直转急下,只不过这样的话一百二十回是绝对不够的。

当然,你不能逼孩子做任何事情,车厢里此起彼伏的假高音试音和没在试音的孩子玩着我也说不出名字的手机游戏——好吧我承认我只认识PvZ来火雀子水果忍者青蛙吃糖——而且iOS的占了大部分——就说明了这一点。

不如说思考这个动作本身也已经是摇摇欲坠,如果说所有的社会科学问题最后都能有一个简单的答案,那还想着干什么呢。

不过我觉得如果有更好的不是曹霑的续书,那也会这么写(就是说不怎么直截了当,少了那一份“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和兰桂齐芳),毕竟他们都是清朝人,思想再开放也不会把这个摆明了宣扬自由(包括恋爱和政治)真的放一个大悲剧批判式结尾,还是会有那么一点“吾国人乐天之精神(别看我这话王国维大师说的)”,否则士大夫们一定会拂袖而去,原因就是太绝对了,中国人不喜欢绝对。

列车出了站是像我以前在建宁路附近铁轨见到的一样的景色——垃圾垃圾垃圾,宁芜宁启铁路改线,这里早就鲜有车至,只有7101/2号吭哧吭哧从这一群垃圾中驶过,而且比安迪·杜佛尼更悲惨地驶向绝不清清白白的南京西站。

而且越想越往不好的方向发展。我觉得我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本来高中生是被设计好学习好文化知识,什么都不用知道地进入社会的,而我现在知道了那么一点,每天把自由时间用来思考人类,而别人在享受青春,玩着游戏嚼着口香糖泡着妹子,虽然这是被我等所不齿的,但那是生活,我这是什么?

虽然自以为有点文化修养的人都不会表现出来觉得“或冥中相配,或再嫁另娶,必令生旦当场团圆”的续书好,也可能会假惺惺地称赞一下黛玉惊梦月夜联诗,但是他们更不会看得惯“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种让他们看了不会折服只会不爽的或者玩意儿,丫的老子花钱不是来听说教不是来看教育片不是来看”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碎给人看“的你他丫的偏给老子看这种东西。

更好玩的是车上的窗户被两颗钉子卡死了,只能推开一半,也罢,上面一般也没什么好东西,就这样错过了一点文艺效果也没关系,连我爸这种擅长说教的前铁路从业人员都没说什么,想对孩子们做铁路教育的家长们自然就更没说什么了,而且我估计他们的本来目的也不是这个。

我思考了好几年了,致力于找出我自己看到的一些问题的来由,为这个世界大量的偶然性无目的性感到心醉神迷,为实际很简单的问题被人类以非欲望的理由搞得乌烟瘴气而迷惑,从历史唯物主义动物行为分析甚至非欧几里德几何中找到许多的论据并不辞辛苦地找下去,在一群狐朋狗友的欢呼中享受着一会儿来之看起来不易的成果然后又投入到一些细小的问题中,这几年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循环吧。
然后我发现,我牺牲了同龄人玩游戏交朋友学习多余的文化知识的时间来思考一些在他们看来无关紧要或即使有关紧要也用不着现在想的问题,虽然我早就知道对于很多人说什么都没用然后对于剩下的人说什么他们也不听,但是我没想到还有第三种人,这种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不说什么,他们深知我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举目无亲,最后连人的尊严和资格都丧失的一干二净,他们知道,因为这是他们设计出来的?走过的?我不知道。
实际情况是,我成为了茶余饭后极好的消遣,填补无聊时间的最文艺拍档,我当然也早就料到大众对于苦难的恐惧,却没想到他们对苦难只是不屑一顾,而且不屑一顾的厉害。

我专门因为《读者》上的无聊文章而观察过小朋友们——界定是还不知道苹果和奥特曼是什么——的眼睛,对不起,没有所谓的纯真,我只看到过三种——恐惧,倦怠,和惊讶。至于为什么很多人把这个看成纯真,也许是因为这是初入世事——不如说等待宰割的年轻人的表情,这样的表情会激起人的兽欲,只不过现在是小孩子,就姑且给他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纯真,顺便还可以大力推广以使新手们都是这样子这下榨他们的血会爽很多——我是这么想那些人的想法的。
我觉得宝玉出生的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的表情,嘴里叼着通灵石头,双手乱抓妄图抓到脂粉往自己嘴巴里送,曹霑为他安排了这么好的前世,这么好的来生,只需要好好演着,导演重重赏你。

火车一路飞奔,路上也不仅是垃圾,有时候会看到转瞬即逝的平交道口,可以看到河上的死鱼虾,看到紫金山站的早已停用的站牌和附近的南京地铁,看到兴卫村站的遗跡在阳光下闪烁,看到建宁路附近铁道的涂鸦一茬茬地冒出来又被割掉而且谁也不会把这当成韭菜吃。

有人说青春就是乱搞,这时候不乱搞更待何时,反正到时候一句“少年轻狂”,只要不犯法犯了法也没关系反正好多人不知道即可。
我自己呢?我自己经常是在别的地方把结构想好觉得真他妈是传世之作啊然后提笔即忘,以至于一有什么东西立马想记下来,本来一开始给一个开头在自由连下去的套路和我现在空有睡意却睡不着一样,这行为我自己看到都觉得可笑,你是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强吗?人家星云大师或者戴尔卡耐基可是有专业团队的,你呢?

容易看出作者在第五回精神错乱了,一会儿“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一会儿又“不過領汝領略此仙閨幻境之風光,尚然如此,何況塵境之情哉?今而後萬萬解釋,改悟前情,留意於孔孟之間(脂砚斋抄本:將謹勤有用的工夫),置身於經濟之道”,而且还被很多人认为其实在讲“非也。淫雖一理。意則有別。如世之好淫者,不過悅容貌,喜歌舞,調笑無厭,雲雨無時,恨不能盡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時之趣興,【甲側:說得懇切恰當之至!(别看我这是甲戌本注释)】此皆皮膚淫濫之蠢物耳。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輩推之為『意淫』。【甲側:二字新雅。】『意淫』二字,惟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能語達。【甲側:按寶玉一生心性,只不過是體貼二字,故曰意淫。】汝今獨得此二字,在閨闥中,固可為良友,然於世道中未免迂闊怪詭,百口嘲謗,萬目睚眥。”,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这是曹霑的创作观与世界观发生了冲突,这个说对了。

我自己没什么感觉,虽然是第一次坐火车但是和地铁感觉差不多,跟时候没选好没关系。

而且以前我就苦恼过我没有在低下层生活的经历,没有一般人的经验,仅仅通过每个人都有的性情来体会度量不是不可以,只是现在从单纯普通人的角度上不满了罢了,人家在正常的时间享受了正常的东西,你呢?
当然我总是看到什么“伟人总是孤独的”之类的论调,但是我最近想了一下,在这个世界上出名,最可怕的不是绯闻和炒作,而是变成议论文素材和成功学论据,如果变成这两个我宁愿默默无闻。不过也有避免这个的,那就是把自己的理论变得比马克思还高深,让书商出不了任何节选本注释本改写通俗本,不过如果非要动用国家机器的话那也很可怕——话说回来,要没有国家机器我至今都不知道雷锋同志写过正儿八经的小说还是山药蛋派……

自传和宫斗的传闻也很流行,但我偏向于相信这就是个“风尘怀闺秀”的故事罢了。

倒是到了南京西站开始有专业人士长枪短炮大小横幅各种宣传纪念用意都有了,以至于我们经常被人拉住要求帮忙照合影,反而让三号站台货车头上的夕阳更粉黄更淫荡了。

更精准地,说白了,我只是在抱怨罢了,抱怨没有知名度,抱怨没有好感度,在这个年纪经常有的内心矛盾罢了,拿出来既不好笑也没爆炸性,就是一个人在碎碎念罢了,还妄图以此证明自己看得清自己对自己有自知之明,其实不过就是个被读者背叛的作家——不,最多只能算码字的——罢了。

其实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大家都喜欢撕东西,我们喜欢撕烂人家的嘴,欧洲人喜欢撕自己的胡子,都是那个历史条件下最不好玩的东西。

出来之后吃东西,看到了黑帮聚会,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今天是清明节。
虽然不和冬至一样,街边会有燃烧的灰烬,反而会使祖先们更加寒冷……的吧,实际情况是,我早上出门,阳光明媚,还有身后的樱花瓣,静静地洒在我身上。
但是我还是喜欢冬至。
冬至的人们在烧纸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和他们刚出生时的惊恐一模一样,我想,他们是在惊恐这人突然活过来吧。
害怕这一堆灰烬突然有了生命,向后人噼啪噼啪地述说自己的故事,把更深的羁绊安在子孙的身上,而不是探讨什么碱基互补配对可否复制以至于在机器下模拟完成,有的只是那个年代的黑光。

所以说这本书果然不好读,最不好玩的是脂砚斋还在旁边添油加醋,一到打情骂俏的地方就“妙手”“佳作”地惊叹。我还是再去读个几十遍吧。

以至于这一份感觉到现在已经模糊不清,我只记得之后我爸什么都没有说,就一直望着上面的行李架,我站在车厢连接处,身后是拿着神光棒的少年和型若穿越的少女,想着铁道游击队的故事,列车长在维持秩序,车厢员在抽烟,火车在孤独地低吟。

现在我只想栖息在一个故事里。
天野文阳的也好,坂上智代的也行。
不要去管什么书商的阴谋,文字的不确定性。
只要是一个足够活生生的就可以。
我虽然不会高兴地吃下去,但一定会蜷缩在一个角落祭出我的血。
这样就可以看到一个统一的人类的容颜?
管它的。
我只需要听完这个故事。
把嘴唇贴在大地上。
嗅出所有心中共同闪烁的光亮。
再一蹦一跳地回来与你分享。
撕开你的大腿,吮吸你的血液。
仰天长啸。

About //

一个人。
此条目发表在懒得先分类以后再看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