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之作

(水平线之前的是不知何时的内容)
今天下雪了。
下的比以往那个冻雪要大,如果说鹅毛大雪不足以形容的话,那就可以比喻成像试卷那么大的雪。
……比喻过头了?我一边想着无关精要的问题,一边在雪中的人行道上玩着踩砖块的游戏。
——————————————————————————————————————————————————
嘛本来想搞一个文艺的华丽的开场,看来我还是浪漫不起来的吗。

没关系,反正这和我接下来想讲的问题有关系。

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写了至今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恩格斯还在下面加注说指有文字可考的全部历史,暂且不提真理部的存在问题,这句话到至今都是有用的,就算在没有以经济划分阶级的原始社会。也有依血缘划分的阶级。只可惜我觉得我看到马克思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他老人家用过什么心理学的方法,估计他认为社会学所描述的已经够用了,他只关心集体而不怎么关心个人……的吧。

好玩的是,如果我们考虑使用生物学的方法,就可以看到人类所有的历史都在尝试脱离动物,自律进化,最终仲裁宇宙——对,称霸没用,人类的终极目标是成为超越物质超越时间的存在,然后对这个存在继续疑问并思考。

人类具有抽象思维的表象就是可以使用工具,抽象思维等于相赠给你一个模拟器,你可以模拟很多,而且完全免费开源,人类就是靠这个建立起致力于用万能公式推导一切的自然科学。

有了自然科学,人类就开始准备走出一条与其他动物不同的路,人文科学忠实地记载了这一切,很多人类自创的玩意儿尽管被说成禁锢了人类自身(事实上几千年过去了却没有进化出脑容量比人类大的东西来本来就好像是人类的阴谋)但是仍然在蓬勃并自然地发展起来,一般等价物的出现可以被认为是人类自律进化的起点,由此而建立的上层建筑——道德,法律,文化,以至于阶级开始了与经济基础搏斗的过程,人类历史由此诞生。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没有办法系统化历史的原因。

而实际上超阶级的存在总会出现,共产主义是被寄予希望的道路,他的意义在于人类可以第一次抛弃胃与性激素这些动物时代残余的影响,成为真正的灵魂一样的存在。而造成这个就更加地需要人类对自身动物性的控制,需要友爱部的悉心辅导,需要利用人类的动物性——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来以毒攻毒,最后变成西方人所推崇的机械社会。

中国人的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被证明只能用来糊弄人,单纯的思想控制已经被月凯越开放的互联网社会所否定,我们最终不得不动用自然的力量——科学,来挖去我们的欲望——或者说是不好的愿望,封禁我们的想象——或者说是不好的想象,最终变成权的怪物。

当然,有人会反抗,很多人都已经试图回到自然的生活并且提供了很多经验,对不起,这些经验很快就被研究并且被反经验最后被封住,你能在现在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吗?土地可是公有的,换言之就是随时可征用可拆迁可被城管占领的哦。

很多人就梦想着消灭阶级之后人类会逐渐放弃科学技术从而回归山林重新开始原始社会,因为在按需分配的社会人类很快就会由于有求必应而变得无欲无求最后回归原始,这样的话就太讽刺了,搞得像中二少年二成功之后又突然所谓成熟地二回去了。

没有动物是安于现状的,甚至可以扩展到全体生物,我们古老的基因中流淌着不愿安稳的腺嘌呤鸟嘌呤胞嘧啶和胸腺嘧啶,妄想着乱排一气的美梦,他们只有青春,只有中二,没有休息,没有安宁。

自然或许就在看着我们,看着我们何时引爆这颗早已注定的定时炸弹,还是选择把它拆掉,这之后的发展我就不知道了。

当然这个安宁是相对的,什么东西都渴望适当有度的刺激,太刺激了反而变成了日常,这叫辩证法。

比如说爱情。

我总记得我以前也写过一篇蹩脚的文章来论述喜欢,因为当时还在中二,所以除了小标题之外没什么亮点,嘈点太多反而成了最大的嘈点。

有人说成熟就是明白除了杀人放火之外还有很多事情你都做不到的那个时候,所以我现在还是不怎么敢谈论爱情,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反而无从下手。

但是我们知道远古时代的男人更崇拜腰宽体胖的女性,学术的解释叫做“对无限生育力的憧憬”,毕竟那是个生产力不发达的时代,是男是女都要工作,对黑长直女主角的需求是在私有制特别是所谓资本主义雇佣制出现,男士们有了更多的时间之后才有的,农民们一直到现在都喜欢能干活的儿媳妇,不像女性一直都专注于黑长直男主角。

这下可以看出女性并无在自然选择上的弱点,如果可以,这个世界生产力的主角将是女人。但是为什么现在大多数女性仍然在物质或心理上苦苦追寻那可以靠上去的厚实肩膀呢(我知道你们想百合)?

我们知道,再怎么冠冕堂皇,我们的思考只不过是多肽链自己在玩罢了,人类的特殊之处可能在于我们有大部分的基因是来指导蛋白质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这样说的话我们喜欢上一个人的举动是早已编写好的,生物学家说我们的基因这几千年来都没有怎么变,变得也许就是控制反映感情的蛋白质生成基因吧。

不过说成长了其实一点没成长,人类活了五千多年,表达爱意的词语只有“爱/Love/恋(こい)”或者“喜欢/Like/好(す)き”,各种感情都交杂在这两个词里,对恋人的对父母的对祖国的对全天下所有人的,搞得不仅编词典的费劲,富裕部搞新闻宣传也费劲,这仍然是大多数语言的通病,虽然可以学学园原杏里的罪歌不停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我在说什么啊),不过既然我们人为地给爱加上了可以贩卖的人类劳动和通用的使用价值,那么八九寺真宵牌298日元的爱不要也罢。

其实我们都不过是在原地转圈罢了,先生们男士们,你们渴望傲娇的妹子吗,那就回过头看看你们的母亲吧,说不定这时候她就拿着一杯牛奶站在你的身后,在你身边放下后虽然是很粗俗的桥段但还是露出一脸“我才不是专门为你做的呢只是出于对好好学习的你的怜悯(向把我这篇蛋疼文章看作学习宝典的母亲致敬!)快感谢我吧”的表情,这不是初代傲娇是什么?女士们小姐们,你们希望得到后宫型男主角的青睐吗,那就回过头看看你们的父亲吧,我不知道别的父亲是怎么样的,我只知道我爸在我妈早上因为我倒霉的成绩生气了都咳成那样胃痛到满床打滚拼死不肯喝一口水(先生们不要走啊!再看看这终极的傲娇吧!)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老妈从床上拖起来喝水,于是我妈的气就这么消了,我知道这也许出于义务,也许出于自我满足,也许只是想求得安宁,不过我们都知道,在爱情上,女生重视过程不注重结果,注重心意而不太关注目的,请注意我用的是女生。

当然我不是在宣传近亲那啥,我只是想说我们可怜的父母就算只是在不带感情地履行义务,那也够苦逼了。

说起近亲提个题外话,我们知道女娲和伏羲是兄妹,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是兄妹,梵天和辩才天女(姑且让我忽略毗湿奴)是兄妹,卡俄斯和厄洛斯(这个eros后来进入了拉丁文然后再和圣方济各传到日本现在安在game前面变成了一个女士们为之掩鼻的词,她们似乎忽略了这里面有她们的母亲,顺带一提这个eros还有个解释就是罗马神话中的丘比特)如果考虑到基因和出生前后等等推断,亚当和夏娃也是兄妹。

我以前提到过并且巧妙地以荷尔蒙掩蔽了过去,老实说现在的我还是不知道,我只能大概推断是人们把他们的美好愿望封印进了神话,至于理由也许真的是对照顾了玩耍了依偎了很多年的人现在可能会失去而发展出的心理,所以才有很多厄洛斯游戏有改口喊兄贵的选项吗。

但是我们知道,人类善变,不如说,人类一直在变。

资产阶级公子哥儿普鲁斯特写过一本《驳圣伯夫》,圣伯夫批评的方法在很多人看来无懈可击——遍访所有可能认识的人,努力从著作,直接访谈和道听途说里整理出作者的面貌,再加以指摘。普鲁斯特却很敏锐地看到,人们不管在什么时刻都不是真实的,有的是下意识有的是刻意为之有的是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你敢摸着胸口说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吗?对你可以,因为你的真心是你脑袋,或者说是你那可怜的一点蛋白质可以控制的脑袋所控制的身体作出的反应,其他的呢?

教育以至于所有人类科学的悲哀在于它坚信一切都可以分类,对不起,不说到底是不是独立于你自己客观存在即使客观存在你的意识也不见得会有全面的认识的那些其他东西,我们的人格本身就是分裂的,我们就是一大堆多核处理器,很多的处理器在运算这你也不知道的故事,

这也许就是所谓脑力开发的瓶颈,你在他人面前的形象,完全决定于现在在控制你身体的某一个意识的选择——对,想法没用,意识反作用于存在,必须有所作为。

也就是说《伪物语》想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没有真实,只有意识通过有限的刺激反应而做出的真实或否的判断,换言之,这才是绝对。

这就是我把此作称为最后之作的原因,我的目标本来也是通过一系列的文章来找到社会科学的大统一场理论,但是以上的议论让我知道以我现在的看法我是找不到这个公式的,这个问题不仅友爱部头疼我也头疼,除非我有了什么关于这方面的看法转变,否则我就暂停关于这种问题的一切讨论。

关于成熟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知道了言论自由真正的界限的一刹那叫成熟,这个就真的只能意会了。

老实说写这篇文章的材料还没用完,比如说方舟子和韩寒,比如说林书豪和凤姐,我本来觉得这是可以很好地融到上面讨论爱情的部分的来着,不过写起来还是不一样啊,懒就是懒,没什么好说的。

可能我会放点段子以后,可能我会改行写评论,一切随缘吧。

所以说这文章又烂尾了吗,写了两周了拖拖拉拉的,我奉劝这篇狗屁不通的玩意儿还是去好好找你的一方通行吧。

About //

一个人。
此条目发表在懒得先分类以后再看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