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題噺

注目先:狗血注意,瞎眼注意。

“心叶,你知道三题故事吗?就是用三个词汇写成一篇故事哟。“
——题记

独特才华,声嘶力竭,殴打老师
高一班主任办公室历险记及一些论述
说实话,你在张巍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或者说,任何表情你都读不懂,你不知道他到底是属于哪一边的,他在用校规和独特才华围攻你的时候所露出的往往是意思是感觉很讽刺的表情,你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分析他,甚至我总觉得把他研究够了我就可以退隐江湖了……
当然,本文有更加重要的目的,而且一般人现在也不会去想这个,现在是2011年12月12日的下午,教学楼的三楼,刘延华在五班教室声嘶力竭,对面的年级办公室里,我站着,张主任坐在位子上边处理文件边喝茶,龙井还是普洱我忘了,茶罐前放着从午自习收来的我的《文学少女:迈向神境的作家(上)》。
当然,如果只是看课外书,问题不大,主要是因为我在张巍试图拿书时争抢了一下,就这么被冠以”殴打老师“的罪名在办公室思过。
当然,你们所期望的那句很酷的台词我没说,不过张巍可以对我说罢了。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出手,真正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这和高坂桐乃的理由一样。不过当我委婉的说给张巍听的时候,他果然把这认为是在找借口,”该生已多次意图并试图颠覆管理,颠覆制度,造成教学秩序紊乱,严重影响为祖国输送新鲜的有才能的血液的任务。“如果我被处分,估计就这么写。
我不想说张巍是冷血的,这和本文意图毫无关系,并且我不完全了解他,我不能下定论。不过在张巍训我时,——本来想写为张巍感到悲哀,但是我无权这么说,伤脑筋啊,文章无法过渡了——我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教育是罪恶的——对,不止中国教育。
让我们来看看吧,首先要澄清一点——同时这也是市场调节的弊病——现在在南京的任何一个地方你都找不到一个完全意义上的书呆子(指只研究考试科目的知识及其衍生者),社会总是要叫着减负,实际上也有点雨水,现在的知识量比以前少多了,只是题目更难了。而且有家庭问题的孩子多数也都很坚强,学校社会的主要矛盾早就不是十年前这一套了,社会问题也是这样,每次的问题都是十几年前就有的,而对新的问题熟视无睹,不过这是题外话。
现在中国教育新教出来两种人种。第一种可以姑且认为是普通青年,我们可以这么定义:玩DOTA没什么坏处,增加团队协作也没什么坏处,对生命的无感,对人起码的尊重无就更没什么坏处了;性开蒙早没什么坏处,提前体验也没什么坏处,和中国人一样妖魔化性敢开玩笑而不敢当真其实也没什么坏处;提前体验生活没什么坏处,将政治用于班级事务和人际关系也没什么坏处,强作表情自以为是格格不入人间失格而实际上能被影响到并且很享受之类实在是没有什么坏处的;总而言之,他们对社会无害。至于为什么无害,等一会儿再解释。
另一种就是所谓素质教育的成果,他们怀疑一切连不用怀疑的都怀疑,他们中二一切连小学二年级的都要发表一番议论,他们沉迷于所谓的边缘冷知识却又能和一堆人在兴趣上打得火热,他们一边感叹人类的劣根自己却又在泡妹子玩基友无所不乐,他们以虚假的不成熟的不成体系的理论为利刃,以对教育的无端谴责和对个人的过分批判或崇拜为铠甲,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成为活生生的所谓先驱与开拓者和实际上的牺牲者。
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没逃过这一时间高二病的特性,向各种各样的方向逃避现实。
这么三种绝对人格的特点相互交过来并过去,组成了中国学生乃至世界学生大部分的群体。
而我看来真正成熟的人,是有着自由的判断与意志力,极少受到大多数人及利用其进行统治的少部分人的控制——毕竟呼吸上面你不能标新立异——能够向社会及自我提供有价值的劳动并且得以提高——是不是很学术?简而言之,就是能身由自己的人,不是说从众,也不是标新立异,是能基于自己价值观做出自己行动的人——相信自己所相信的正义,对不起后半句忘了。
苏轼告诉我们,有才能的人要控制好,否则就是楚人一炬。所以,这些学生被商人——商人从来就不是只为了利益而生的,他们的小九九多着呢——和政府培养出来的目的就是实行一种看不见的思想洗脑。
可以看到,政治必修二上的话,没有多少中学生是真的当一回事的,就是说字面和古典意义上的洗脑对于他们是不会发生的。他们提前接触了社会的阴暗面,知道了政府给他们造成的不作为的所谓真相,而实际上,一个政府如果真的腐败不堪,早就给爆了,为什么么有,学术的说法是现在的生产关系还没有限制生产力,生产力无需转化为阶级斗争力量来解决生产关系问题,说白了就是大多数人和政府利益一致,或者说被利益一致。
而为了不被看出这个东西,政府进行了有效的文化建设活动,把外国资本主义的腐朽文化输入进来,果然自以为是的人最好骗了,反而什么都不懂的人最难骗。
反正,现在政府就希望我们变成这三种人或交集或并集,以便于将来成为国家税收,罚款,没收财物或者犯罪率的一员,而不是知道什么之后就起来推翻掉。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了虽然生产力过于激进的时候一定会失败,但是至少会获得短暂的成功。
所以说,教育就是不该存在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可以由父母完成,其他都可以在掌握最基本的素养后自行解决。
也许马克思所设想的“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其他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说的就是这个吧。
连我都是这局巨大的棋中的一个棋子,我最多独善其身,一群被调教的只看眼前利益的人是不会跟着人一直走的,不过这只是骄傲的题外话罢了。

非诚勿扰
——谷崎润一郎《细雪》读后感及当代爱情研究
所以说世界上的小说

滴答滴答,轰隆轰隆,吭哧吭哧
断片
在门口与一群貌合神离的同学告别后,我便骑车离开了学校。

有两条路,所以也有两种我精挑细选的播放列表,中央路上熙熙攘攘,所以全是快歌;北京东路到龙蟠路虽然也人称快速内环,相比之下更加慵懒,所以全是民谣。
也不尽然,比如十字街就很静,比如红山路就很闹。人们休息了一天,晚上出来大吐。
比如红山动物园站下的流水,地图说是护城河支流。在夜晚披上灰色的外衣去干坏事,早上又无辜地躺着。
比如说经过在下棋的老人,在搬运的菜农,在依偎的情侣,在吵架的商贩,在打架的男人。
我总是一言不发笑着离去,因为这是我的,更是他们的南京。

当然,我不可能每天就这么单调增或者单调减地回家。
探索自然?哦不饶了我吧,我不擅长写景。感受闹市?不会的,我想逃还来不及。
城乡结合部。
永远不会有奇迹也永远不会有史诗的地方,年复一年等待拆迁,整顿,被割下并再也不会长出的麦草发出满足的沙沙声。
路总是吭哧吭哧,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更会被认为是坐碰碰车,没有路标的碰碰车,常常是柳暗花明又一路。
总少不了大货车,修车补胎动平衡,成连货运大鹏旅行,华联超市物美价廉,网络服务中心胜利游戏机室,足疗按摩洗浴天地,当然还有紧闭的农家门户和里面的狗叫,静寂的弹子台和滚来滚去的白炽灯,还有行人,鬼鬼祟祟的行人。
在这里的人,在我看来,只在苛求活着,没有苹果,没有高盛,没有迪士尼(可能有盗版的米老鼠书包),比农村精一点但是不够的人被流放到这里,去完成上帝教给他们的任务。
破坏环境又怎么样?人类不过苟且自保,我们比不起想要永生的诸位。
沙土飞扬,没有任何一届政府会过多关心这里,这里就算要被南京侵入,也总有精灵引导着他们飞到新的地方。

有的时候早上没有骑车,所以就坐即将变成南京公共交通第一公司运营的十一路。
而且坐在最后一排,轰隆轰隆。
这样我便想入非非地认为,我与车都在被未知的人牵着,前往未知的地方。

长营村站里面的小路被清理了,什么都没剩下。
这个和迈化路的空旷截然不同。
滴答滴答,树上的露水掉下来了。
我苦笑一声,骑走了。

有一天,出了校门向右,按按胎。
没气了?
找个修车摊去。
得益于城市建设,路边一个修车摊也没有。
我在北京东路晃啊晃,当然路上一个修车摊也没有。
晃到越接近学校门口时,我知道狗血的剧情要发生了。
跟门卫一问,果然对面有打气筒。
为什么每次都要从开始再晃回开始?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承认,我的确,我这样
Prefect Day
我承认,我在车站向手上哈着气的时候,想他了。
我承认,我在班上下课的空隙里,想他了。
我承认,我在暖和又冰冷的被窝里,想他了。
好吧我承认!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到他!!
不过,我承认,在上车之后立马就,看到他!?
这事我的确没想到。
校服的原因吧,变胖了,面部本来还挺有肉的,现在变狰狞了,没关系,不影响那微微隆起的脑部警醒着。
顺便说一下,他在睡觉,耳机音量开得特别大。
我这样一直端详着他会不会有问题?我惴惴看向四周,还好,没我同学。
没有座位了……
车好像开向越来越黑暗的地方,旁边的人说每到这地方就变暗,不知道为什么。
我管不着,我要看个够,就算站着,就算领着大堆试卷,就算被一个看上去像是我妈的人白眼了。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好像驶入森林一般,一股草风扑面而来。
他要下车?
屁股抬起来。
面部变复杂。
似乎可以通过眼皮看到空洞的眼。
声音?
哦,放了个屁。
好响。
这时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树下

系统性红斑狼疮,过敏性荨麻疹,鼠疫
中西结合
我坐在空病床上,我妈在病房厕所里帮我洗提子。
我妈先是被当成SLE(系统性红斑狼疮)送进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后来在人民医院确诊为肌炎,反正都是免疫系统的疾病,她平时忙多了,自然压力大,可我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
因为她会想我,所以我每天都爬上六楼去看她,今天似乎特别热心,先是要为我热鸡汤,又喂我香蕉,还关照我要不要去这里的皮肤科我认识人看好你的过敏性荨麻疹……现在在厕所洗给我的水果。
为什么不给我发零花钱啊……
这是个三人病房,一个床没人,另一个床是一位老太太,类风湿性关节炎引起的免疫系统性衰竭,现在一家三代都在旁边,只不过三十岁以下的都在玩手机。
空调太热了。
老妈终于洗好了!
“来,嘉嘉,洗了手再吃!“
我被迫拖进洗手间。
真是的,才住院几天就这么有精神了。
洗手间,昏暗的灯光,一个台子,洗漱用品,水池,马桶,依稀可见的呼救按钮,莲蓬头,还有一个在洗澡的男人。
男人?!
不,不是我爸,他离这里十万八千里。
矮小壮实,全身黑点(鼠疫?),被老妈拽着手洗手扭头看的看不见脸,还有压根就没开水龙头。
他可不要回头看我啊,这不是恐怖小说。
我妈若无其事,亲昵地在我耳边对我说:“要多擦几遍肥皂,洗干净哦!“
好吧,我被控制了。
那男人没有反应,再一看耳朵被割掉了。
怎么气氛越来越不对了……
手上的肥皂沫没有变红,老妈也没有突然面目狞狰,灯光也没有突然熄灭。
好像这房间里只有这一个诡异的东西一样。
那男人还是没动静。
我的手洗干净了。
话说老妈你为什么非要用自带的烘干机?如果里面跑出个鬼来……
插头在男人后面。
老妈像没看见一样拨开男人,插上电源。
男人没有倒下去,也没有走动,连晃都没晃,看上去比质点还荒谬。
喷出鬼来?喷出什么揭秘道具来?
还好都没有。
洗好了,我的手还像原来一样功能正常,老妈和我也都什么都没发生。
“那个……那个人怎么回事?“出去时我问老妈。
“就是要让你看看的啊!“老妈嫣然一笑,翩然而去。
就这么走了。

真厉害,很惊讶,最热情
这本轻小说真厉害!
——《布鲁克林的荒唐事》读后感第三版及一些关系的研究
所以说事物就是这么一回事,第一次读以为是神作,第二次读觉得可能有蹊跷,第三次读就完完全全觉得这本轻小说真厉害了……
好,先说一下轻小说是什么。顾名思义,阅读起来使人感觉轻松的小说就叫轻小说,不需要什么复杂的定义。
不过这有歧义,因为每人的价值观不同,看到文字所产生的感觉也不同,所以说对某些人轻松的东西对另外一些人就是包袱,所以更科学的定义是:阅读起来使大多数人感觉轻松的小说就叫轻小说。
对,加着重号有用意,大多数人喜欢什么?冲击性的设定,后宫型主角,萌物,杀必死,不算太难的解谜,一点点高深的中心思想(黄金必杀句什么的),吐槽,当然还有精细的插图(如果可以有)。
所以《石头记》是世界轻小说的先驱一点也不为过,对这么一部轻小说有专门的“红学”研究,这也许让只是想赚稿费结果到嘴的鸭子还没咬到自己先死了的曹霑很惊讶吧。
对还有,曹霑更开了后世轻小说模仿的先河——同人创作和批评厨,故意丢掉的二十四回(暂且相信周汝昌和刘心武的说法)很明显是告诉只能给小报纸(虽然当时没报纸)撰稿的可怜文人:来续吧,续好了就像金圣叹一样有出息了(顺便说一句,金圣叹的《续水浒传》我个人认为不算同人,因为他是为了赚稿费而不是为了爱),所以现在程伟元和高鹗的同人创作居然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认证的官方续作,你不满意也没用。
至于《脂砚斋批评石头记》我承认是古今异义,但是这批注评判之语中也不乏批评之词,虽然和现在的厨二病不一样,但是也告诉大家,东西是可以大胆批的。
回到保罗•奥斯特的“最热情,最有生气“的”一支有关普通人光荣而神秘生活的赞歌“,我们可以看到,冲击设定(我在寻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去死,有人建议布鲁克林。”),萌物(奥罗拉,玛丽娜,B.P.M,如果你非要把露西算上我也只能感叹萝莉控和妹控太多了),杀必死(人工授精诊所,生存饭店的最后一夜),不算太难的侦破(山楂街还是霍桑街?虽然完全没写过程),一点点高深的内涵(“永远不要低估书本的力量(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就像在说”都来买我的书吧……“)。”,《人类愚行大全》,生存饭店之梦),应有尽有。值得注意的是洋人比较专一,英雄身边通常只有一到两名女性。
我不想在这里对该小说的内涵提出什么异议,的确,这完全不是英雄史诗,但也不是谷崎润一郎的事无巨细,而是普通的人生,内森最后留下或未留下的传记无限公司不会因为大选的
改变([1])或者过一会儿(那时刚好是2001年9月11日上午八点)而失去光彩,人民群众永远在历史里闪烁着熠熠光辉。
我只想说,奥斯特在布鲁克林第七大道附近一人专心只为笔耕,当然有金钱上的危机,所以能写出这样又叫好又叫座——最重要的是还在文学院系那里很叫座,的确很不容易。
作家的野心——不,是书商的野心作为商人来说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轻小说的确好卖。
回到轻小说的话题。
我们知道只有将道理放在一系列故事中才有可能读起来轻松,甚至需要与读者的生活息息相关才有可能卖得好,而轻小说主要受众人群——三十五岁以下的人在平时已经承担了过多
的事情,他们不需要不合他们口味的设定和繁琐复杂的情节与人物形象。所以资本主义国家才会产生所谓治愈系的种种,只不过早期治愈系鼻祖华特迪士尼提供的治愈方法毕竟低幼,现在都是用爱情,不管怎么样最后总会有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当爱情被倒过来写被纯化清新化伤痛化一夜化同性化变态化商品化的时候,它就一钱不值了,就不再是所谓人类美好而崇高的感情了。不过本来就是人从性欲中提炼出来的会有问题应该是必然的,不过这也是题外话。
但是小说还有一种手法,把作者本人带入到故事的角色里,可能是参与者可能是评判者甚至只是个吐槽的,不过我只见到过带入到时间里的,仗着自己是作者在文字间横冲直撞得意洋洋地告诉你这里是骗你的这里是故意的,要不然就是告诉你我写这个段落花了多少的心血诸如此类。
这种将前言后记里的东西像个无赖一样随便安插在正文中的行为本来是君子不齿的,但是很明显,今其销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不怪也,不如说是大惊小怪也,别忘了修饰词再多,轻小说还是小说,你还是人。当初为什么前面有一个“小”字 ,就是因为一开始这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以前的戏剧音乐小说还有民间美术们是为贵族所深恶而痛觉之的,他们喜欢——现在还是这样——把人往死里整,比如歌剧,比如裹脚,比如古典舞,说实话我完全看不出这些东西所具有的自然美,更刻薄一点说,这只是将贵族们的性欲(歌剧那像叫床一样的声音和古典舞那不停扭动的水蛇腰——说的刻薄一点的话,裹脚大家就更明白了)以所谓高雅的形式表达而已。
真正的活力,在民间文艺中,因为无知者无畏。所以我一直以为笔禁锢了文字,音符禁锢了音乐,表演者禁锢了戏剧,不过这是题外话。
小说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不能超越读者的东西,无论他多想自恃清高都有可能就此沉沦,因为只有读者能在古代决定你的名声,在现在决定你的衣食。而这两样在那个时代都十分重要。
书商的诞生是唯一不带铜臭味的,因为我猜想他作为读者看到令人兴奋的作品当然想把它让全世界都知道,而且代理作者来印刷发行也可以减轻作者负担,最重要的是这两个都有利可图,所以他们开始的重大目标,就是找出可以写出让三方都满意的作品的作家,并且写出来,而且如果可能的话,登上大雅之堂。虽然我一直觉得杰作还是不要太多传送的好,毕竟肯定有喷子,哎呀怎么今天老说题外话。
不过现在的书商只致力并满足于改造读者,将它们心里的渴求文艺和渴求合众的心理调集出来,就算是不渴求文艺不渴求合众的读者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因为这些思想也是靠他们出的书传播的。书商们敏锐地看到,现代人买的是名声,是所谓的文化,是装逼的资本,是寂寞(……),是为了告诉别人我不落伍我跟上了大队伍,是为了向世界悲哀地宣告自己的存在。这种用任何经济学供求与价值公式都算不出的东西使经济学家很蛋疼却让书商又看到了《消费名声的社会》之类的书的商机。所以他们不害怕一九八四,最多是担心会被政府兼并罢了。
因为他们并不关心也不想关心自己在传播些什么,虽然自己也被影响了。
人不可能面壁思过二十年就悟出一套世界观价值观,有也是唯心的,而且一定在面壁前有所准备,换言之,给婴儿完全隔绝任何文化,他将变成心理上的动物。而现在不管是哪种思想的传播都有媒介,而商人就靠这个和政府一起控制人们的心智,虽然他们自己也在被控制着。
归根到底,因为你是人,我是人,天皇陛下是人,马克思同志也是人,我们都逃不掉自己的抽象思维给自己加上的桎梏,这是我们作为有一团混乱的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蛋白质的生物的
宿命。
或者说,这些轻小说(终于绕回来了)由于都有常人想却不敢做的事情,所以说这是政府用来疏导人们不敢言而敢怒心情的也说不定,不过这又变成题外话就是了。

[1] 2000年11月7日,当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在佛罗里达州经计票获得了差不多的民选票(相差0.5%可以重新计票
——佛罗里达选举法)之后,11月9日的重新计票显示,布什仅比戈尔多得1,784张选民票,后来在机器重新计票后,11月10日的
结果显示差距缩小到327票,这时戈尔表示要在民主党势力多数区进行人工重新计票,小布什立马提出异议,但是12日的地方法院判
决(地方法院无权要求重新计票)和16日的第十一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判决均是小布什败了,14日时按照法律州务卿应立即签署选举结
果,上报联邦选举委员会,作为共和党人的佛罗里达州务卿哈里斯当然同意,民主党势力区紧急上诉,但同样被地区法院和地方法院驳
回,但是到州法院赢了——七个法官六个是民主党,管你什么州务卿职权州法院不可侵犯。但是23日一个县不干了——票太他妈多了
统计不完,州法院下令也没用。虽然后来两个县表示戈尔少383票,但是州务卿不认,照样在26日签署选举结果。民主党人当然要上
诉,法院在12月3日表示将这两县的选票放在法院备查。虽然4日的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发回巡回法院再查,但是当天的巡回法院判决
表示不能算那383票,也不能让临阵叛逃的那个县再回来计票,虽然6日佛罗里达最高法院部分推翻了巡回法院的判决:这样吧还有6
万多张漏选的我帮你算算没有只能说明你人品太差,这时在最高法院的五名大法官——全都是共和党——不顾四张反对票出手干预,命
令佛罗里达的重新计票无效,12日的正式判决以相同的比分重申了这一点。布什最后以微弱多数(271:266)胜出,当选第43任总统。

再见

完全生产限定版特典:没厨房的文字(对我没打错)
1.

About //

一个人。
此条目发表在懒得先分类以后再看吧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